想买格陵兰的美国,原本就是买出来的

2019-08-25 17:10:13

这不是美国第一次想买下格陵兰岛了。1867年,美国时任总统安德鲁·约翰逊曾第一次动了这个念头,想买下格陵兰与冰岛,但当时国务院并不支持,那毕竟是1867年。一年之后,安德鲁·约翰逊被卷入了遭国会弹劾的风波,买格陵兰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第二次是二战后的1946年,杜鲁门总统向丹麦出价一亿美元,最后也没成。这才有了第三次,由特朗普来提出购买意向。

于我们而言,领土神圣,把别国领土放上交易窗口本身,就是一种侮辱。就好像有人明目张胆觊觎你身体的某一部分,并问你,卖不卖?

但在美国眼里,领土扩张可以就是一桩单纯的生意,就像在美国近代史上,曾经和他国所进行过的领土交易一样“互利互惠”。

1.

在美国的拉什莫尔总统山上,左数第二位总统,叫托马斯·杰斐逊,他的一项重要历史成就,便是在1800年当选美国第三任总统后,跟法国做交易,买下了路易斯安那这块领土。

“路易斯安那”,这是个带着法国血统的名字,来源是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曾经的法属路易斯安那,在北美的面积很大,几乎占据了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大块。这一大块地的归属很曲折,最初是法国的,在“7年战争”之后,密西西比河以西的这部分被西班牙占领去了,以东则给了英国。

1800年时的美国,还只是个面积仅仅有两百来万平方公里的北美屌丝,只是趁着旧大陆上欧洲老牌强国忙着互相掐架,出口点烟草、皮毛啥的土特产,闷声发小财。其中,密西西比河是美国的运输命脉,此时还没有铁路,运奴隶、运货物,都要通过这条水路。于是美国便跟西班牙签署了协议,要租用新奥尔良这个密西西比河上的重要港口。

刚和西班牙把协议签了,纸上的墨迹都还没干,又传来消息说,这地方又不属于西班牙了,它又被西班牙划给法国了。不管西班牙跟法国之间有什么弯弯绕绕,面对此时的既定结果,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也没办法,派特使抱着从国会申请来的200万美元,又去找到法国,希望买下新奥尔良。

第一次找到法国,法国是不同意的,此时的执政领袖拿破仑甚至想把密西西比河以东的那块地也拿回来,好好建立自己北美殖民地。然而这时候法军镇压海地殖民地失败的消息传来了:在海地两年苦战,留下了4万具尸体,还失败了。这一消息让拿破仑迅速调整了策略,既然我们连一块小小的海地都搞不定,那要守住北美的殖民地似乎更难,因为英国海军的实力远强于法国,远在美洲的殖民地,是难以跟英国进行争夺的。

就在美国派詹姆斯·门罗第二次前来交涉购买新奥尔良港的时候,拿破仑推门而入,倒是把门罗等人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购买意向把别人激怒了,谁知拿破仑开口就来了一句:整个路易斯安那都可以卖,你们开个价吧。

门罗等人兜里揣了200万,奉命来买一个城市,谁知对方要卖一块面积跟当时美国差不多大的土地出来,有些懵。写封电报汇报回华盛顿再回来,那黄花菜都凉了,几分钱买一亩地的生意怎么想都不亏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拍桌子,门罗便跟拿破仑达成了交易,1500万美金,买下了路易斯安那。这笔钱换算在现在的话相当于4000多亿美金,跟美国打伊拉克花8000多亿美金却一寸地没捞回来相比,真不算贵。

这笔交易让双方都得到了实惠,美国国土扩大一倍,法国卖出了早晚都会不保的地,拿到了一大笔钱,更重要的是还遏制了英国,如拿破仑自己说的:“路易斯安那决定了未来美国的实力,我送给英国一个海上劲敌,总有一天会让骄傲的英国人低头!”

2.

《美国史话》的作者卡罗尔·卡尔金斯曾在书中说:“如果说美国人有一种共同品质的话,那就是,他们总是盯着前方,遥望目力所及的远方,心想着在视野那一边有什么情景,而且迈开脚步走向那未知的前程,”而且“那种视力地平线不断向前推”。

时间来到1816年,时任美国总统的詹姆斯·麦迪逊在连任两届后,宣布让贤。他所在的共和党提名了另一位总统候选人,他正是当初在法国“擅作主张”买回路易斯安那的詹姆斯·门罗。在当上总统之前,他已经当了5年的国务卿了。

低价购买路易斯安那的成功让美国向西的视线一片坦途,西一点,再西一点,这样的拓张欲蔓延到了佛罗里达。那里的气候宜人,是发展种植园经济的理想土地。

其实美国在购买路易斯安那的时候也向西班牙人提出一并购买佛罗里达,但西班牙人不是法国人,他们不需要战争经费,他们更看重土地,因此,西班牙人拒绝了美国的要求。而就在美国考虑是否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时候,西班牙本土就被拿破仑占领了,趁着西班牙顾此失彼的档口,大批美国人迁入了佛罗里达。

随着佛罗里达这块土地上效忠美国的居民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占到了当地总人口的90%,西班牙对佛罗里达的实际统治权在摇摇欲坠。但这一切都让西班牙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西班牙在南美的殖民地此时也在闹叛乱,纷纷宣布独立,阿根廷有圣马丁,智利有奥希金斯,还有西蒙·玻利瓦尔在北部创建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南美局势都难以料理,更别说向佛罗里达增兵。

到了1814年,美国把军队也调了过来,这终于让西班牙意识到,自己失去了这片土地。在1819年2月22日,美西签订了《亚当斯奥尼斯条约》条约,以500万美元的总价买得了15万多平方公里的佛罗里达。

在詹姆斯·门罗眼见的不到20年内,美国通过巧取豪夺,领土面积猛然扩大了1倍多。然而,这还远没有结束。得到路易斯安那与佛罗里达让美国尝到了领土扩张的甜头,得克萨斯廉价的棉花地、俄勒冈富饶的农场、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一望无垠的牧场,都像一块磁铁般诱惑着美国人,西一点,再西一点,只恨辽阔的太平洋不是陆地。

3.

现在,北美大陆上美国最靠西的领土是阿拉斯加,这也是美国买来的。

1726年,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派海军上校维图斯·白令去俄罗斯最远东的地方探险,越过一条海峡,到了现在的阿拉斯加。这是一块常年冰封雪盖的地方,有15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生活着 3 万以打猎为生的印第安人。俄国先是派人去做皮毛生意,做着做着就派军队过去打了两仗,自然俄军获胜,阿拉斯加成了俄国的地方。

这块土地在沙俄手上攥了一百多年,到了亚历山大一世的继任者,亚历山大二世在任时,被认为是一块经营不如转卖的土地。因为冰天雪地的没人愿意去,地区的GDP增长多少年来也没眼看。而1853年至1856年,刚好是俄国陷入克里米亚战争的时间点,俄国起初需要对付英法两国,后来奥斯曼帝国和撒丁王国又先后加入了英法阵营,双拳难敌四手,俄国败下阵来。

克里米亚战争的溃败,让俄国国库亏空;另一方面,阿拉斯加这块地还受到了英法领地的重重包围。此时“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为阿拉斯加寻找一位好买家了,美国首当其冲,英国此时是俄美两国共同的敌人。

由于担心美国对购买阿拉斯加不感兴趣,俄国还花了10万美元收买美国一些新闻记者和政客,试图通过他们来游说美国政府。最终在1867年,美国国务卿威廉·亨利·西沃德拍板,买了!第一天晚上达成协议,第二天天还没亮,西沃德就急不可耐的签了字,让这桩交易尘埃落定,沙俄也拿着720万美元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最初美国国内对这桩买卖并不满意,阿拉斯加那片冻土值不了720万美元,并揶揄这是“西沃德的蠢事”或“西沃德的冰箱”。然而西沃德说的,“现在我把它买下来,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因为买到这块地,而得到好处”这句在现在被证实是正确的,他做成了一笔美国历史上最划算的买卖。用每平方公里4.74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如今占美国六分之一的土地。

要按照这个价格,格陵兰大约只值1.95亿美元。然而在当今,就算格陵兰只值1美元,也与特朗普没什么关系——别人不卖。

往西一点,再往西一点。

阿卜萝
阿卜萝
表态
  • 个喜欢

  • 个香蕉皮

消息提示